小黄蚁:现在的孩子为什么越来越胖?
发布:admin 浏览:130次

 为什么现在的孩子越来越高、越来越胖?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现代人患上了哮喘、过敏性鼻炎以及五花八门的食物过敏?在《消失的微生物》里,现任美国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医学教授、微生物学教授马丁·布莱泽揭秘了种种“现代疾病”背后共同的“罪魁祸首”:抗生素的滥用。著名经济学者何帆推荐此书时说:“现代医疗技术,比如抗生素和剖宫产等,可能在无意之中破坏微生物系统的多样性,进而破坏人体的生态平衡,对我们的孩子们来说,这种破坏带来的影响尤为深远。”


  剖宫产出生的婴儿

  40%可能刚出生就接触了抗生素

  今天的医学条件下,剖宫产非常安全。以至于有人会问,如果只是多花点钱,就能让产妇更舒服、医生更省事,那么何乐而不为?

  在整个动物界,母体在分娩的时候都会将微生物传递给后代。通过这种方式继承的微生物对于人类胎儿的健康至关重要。

  千万不要小看这人生第一次的微生物互动。

  无论分娩快慢,自然分娩的胎儿一出生马上就接触到母亲阴道里的乳酸杆菌。婴儿吸入的第一口汁液包含了母亲阴道里的微生物,也不排除有一定的肠道微生物。一旦出生,婴儿就本能地寻找母亲的乳头开始吮吸。于是,婴儿嘴上的大量乳酸杆菌就混着第一口母乳进入了体内。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互动了——乳酸杆菌和其他乳酸菌可以分解乳糖——母乳里的主要糖分,并提供能量。婴儿的第一口食物是母亲的初乳,与之后的普通母乳不同,它富含抗体,可以保护婴儿。这一系列恰到好处的组合,涉及了阴道、婴儿、口腔、乳头、母乳,一切都是为了保证新生儿肠道内的第一批微生物可以帮助胎儿消化母乳。这些微生物同样可以合成它们自己的抗生素,从而抑制其他竞争性的,或者更危险的微生物在新生儿的肠道寄居。

  在剖宫产的过程中,孩子通过手术从子宫里被直接取出,没有通过母亲的产道,也没有获得乳酸杆菌。就分娩本身来说,产妇往往都摄入抗生素以抵御剖宫产之后的感染,或者预防B群链球菌的感染。在今天的美国,大约40%的女性在分娩期间接受过抗生素注射,这意味着大约40%的新生儿也接触了抗生素。

  出生头一年里使用抗生素

  会显著提高7岁时患上哮喘的概率

  哮喘病古已有之,但最近愈演愈烈。发达国家完善的医疗记录表明,在过去70多年里,哮喘病增长了2至3倍。看着这增长趋势,你也许会想:工资要是也这样增长该多好!

  医生们早就知道,胃食管反流疾病与哮喘有某种尚不清楚的关联。许多胃食管反流疾病患者同时呼吸喘鸣、咳嗽、胸闷——这些症状类似于哮喘发作。而且,当哮喘患者服用治疗胃食管反流疾病的药物中和胃酸之后,他们的呼吸问题往往也有所改善。

  研究表明,幽门螺杆菌(一种会导致胃炎的微生物)可以保护我们免于胃食管反流疾病,有没有可能哮喘病例越来越普遍,是因为早年获得幽门螺杆菌的儿童越来越少,或是由于被抗生素清除了体内细菌的儿童越来越多?

  2004年,美国贝尔维尤医院的肺部疾病专科医生琼·瑞卜曼,收集了500多份血样——由318位哮喘患者组成的实验组和208位健康人组成的对照组。统计分析表明,与对照组相比,携带幽门螺杆菌的人患哮喘的概率要低30%。即使我们排除其他引起哮喘的因素,这个结论依然成立。

  接下来,琼检查了哮喘患者的临床数据,以了解他们确诊哮喘的时候年龄是多大,第一次发病时是儿童还是成人。我们发现,携带幽门螺杆菌的人平均在21岁患上哮喘,而那些不携带幽门螺杆菌的人,平均年龄是11岁。这表明,缺少幽门螺杆菌与儿童时期的哮喘发作密切相关。

  几年之后,加拿大马尼托巴州一项大规模的针对儿童的健康研究发现,出生头一年里使用抗生素,会显著提高7岁时患上哮喘的概率。他们并没有专门研究幽门螺杆菌,但是这个发现与本书作者马丁·布莱泽的整体假说吻合。

  一旦幽门螺杆菌在人体内定居,胃壁里的淋巴细胞就会自然对它们做出反应——这正是病理学家发现“胃炎”的证据。然而,与不含幽门螺杆菌的胃相比,含有幽门螺杆菌的胃里有更多淋巴细胞和调节性T细胞工作,以各种方式提高我们的免疫力。

  尽管病人担心幽门螺杆菌“感染”风险,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们将认识到,幽门螺杆菌的消失引起了大规模的生态变化,结果喜忧参半。

  为什么现在的孩子越来越高、越来越胖?

  道理和饲养员给动物们喂食抗生素一样

  在过去一个世纪里,许多国家的人均身高都在不断攀升。最通常的解释是:营养更好了呗。对此你很难反驳。但是马丁·布莱泽认为,微生物可能影响了身高。

  2007年,他们开始了一组实验:在喂食小鼠的饮用水里添加4种低于临床治疗剂量的抗生素。摄入抗生素3周之后,小鼠骨骼的生长速度明显加快。这意味着它们将长得更大、更长、更高。但是到了第10周,所有小鼠的骨骼质量都差不多了。也就是说抗生素对骨骼的影响仅在早期比较明显。这种效果并不局限于某种抗生素,说明并不是某种抗生素的副作用,证明了抗生素的使用可能也促进了人类身高的增长。

  那么,肥胖问题呢?在全球,1/3的成人超重,1/10的人肥胖。与此同时,世界各地儿童和青少年的体重也都在不断增加。众所周知,孩子们的饮食在过去几十年里变得越来越丰富——无论是含糖饮料,还是高脂肪食物,所含的能量越来越高。这是因为垃圾食品吃得太多,并且锻炼得不够多吗?

  这次的实验分为“高热量食物”喂养小鼠与“高热量食物+抗生素”组合喂养小鼠,实验发现,与仅食用高脂食物喂养的小鼠相比,后者的雄性小鼠体重增加了10%(肌肉与脂肪含量都有增加),而后者的雌性小鼠脂肪含量增加了100%,也就是说添加抗生素对小鼠脂肪含量和体重有显著改变。

  这个道理和农场饲养员主动给动物们不间断地喂食低剂量的抗生素一样。抗生素的使用从根本上改变了幼年动物的发育,饲养员对鸡、牛、猪使用抗生素越早,对它们发育的改变就越大。相比之下,我们给孩子们使用的是临床浓度的抗生素,但只是在治疗疾病时采用。但总的来看,基本效果是一致的:生命早期接触的抗生素干扰了微生物群系,在这个儿童发育关键时期,或许正是抗生素导致儿童的增重。

  小提醒:

  感冒一般是病毒引起的,抗生素对感冒没用

  我们对这种疾病的症状相当熟悉:喉咙疼、流鼻涕、耳痛、鼻窦疼痛、浑身不舒服,有时还伴有发热。

  抗生素滥用的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上呼吸道感染(我们经常称之为感冒)。但是你猜怎么着?上呼吸道感染主要是由病毒引起的。但是事实上,抗生素对治疗这类病毒感染没有任何帮助(抗生素可以治愈绝大多数细菌感染。不过,只有不到20%的上呼吸道感染是由细菌引起的)。

  我们越经常对自己或孩子的身体使用抗生素,人体携带的细菌就产生了越来越强的耐药性。

  1.我们必须节制自己使用抗生素的欲望。假如你的孩子患了感冒,你可以先观察一两天再决定是否需要服药。如果家长不再向医生施加压力,医生们也可以更好地判断孩子是否确实需要抗生素。

  2.你大可不必让孩子使用抗菌洗手液。虽然这些产品的核心成分三氯生不是抗生素,但它确实可以杀灭细菌。马丁·布莱泽教授就不会特意使用抗菌洗手液,他担心那会消灭掉有益的细菌——这些微生物小伙伴们可以帮我们抵御有害细菌呢。

  3.并不是说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等等看。在血液检查或X线扫描之后,许多病重的孩子往往必须立即接受抗生素以避免永久性的伤害,或者是为了保住性命。严重的细菌感染时时刻刻可能发生,我们要审时度势酌情处理。